托纳多雷与意大利新现实主义电影
发布人:吴旭  发布时间:2012-02-17   浏览次数:78

托纳多雷与意大利新现实主义电影

作者:苏令男        指导老师:杨学民

 

内容摘要托纳多雷是意大利电影界的后起之秀,他的作品继承了意大利新现实主义描写普通人的传统。与此同时他对此也有超越。他的作品具有浓厚的艺术性,他在内容上向我们展示了美的消亡历程,同时也对现实社会中的现代文明有所批判,具有一定的社会意义;此外他在叙事结构上也有所创新,充分的表达了他的思想。

Abstract Giuseppe Tornatore is Italy a promising youth of filmdom , his work have inherited Italy NewRealism depicting tradition of the average person. He exceeds meanwhile to also having here. His work has deep artistic quality , his subduction course going ahead having shown to us in contentSimultaneously also in the realistic society's modern civilization has the critique, has the certain social significance; In addition he also has the innovation in the narrative structure, full expression his thought.

关键词托纳多雷  意大利新现实主义  电影    艺术

Key words: Giuseppe Tornatore   Italy new realism   movie   art

托纳多雷是意大利电影界的后起之秀,崛起于意大利新现实主义电影的发展过程中。他的作品不多,但几乎每一部都是精心锤炼的作品。将其作品放在意大利新现实主义电影的发展史上,研究其思想和艺术特色、评价其历史地位,很有意义。

一、意大利新现实主义电影的艰难发展

意大利电影事业的发展像s型的曲线,时而辉煌灿烂,时而暗淡无光。20世纪七八十年代,在经历新现实主义电影的巅峰之后,意大利电影再一次面临危机。这危机包含两个方面:一方面是电影的外部环境;另一方面是影片的制作。就外部环境来说,它首先是世界范围内意识形态和经济领域混乱局面以及由此衍生的艺术整体困境的组成部分。在西方社会,随着经济的发展,人的世界观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个人主义上升,消费主义成了衡量一切的标准,梦想和热情在功利社会失去了生存的土壤,现实社会普遍流行着一种失望和冷漠的情绪,且工作上越来越多的压力使他们偏爱娱乐性的电影。所以电影业不得不面对观众欣赏热情和欣赏水平日益衰退的尴尬处境。电影不是纯粹的商品,智慧和美感以及丰富多样的风格是其生存和发展的基础,短短几年间,观众欣赏热情的降低和欣赏趣味的单一化,致命地动摇了电影业的根基。而且就意大利电影的制作而言,因没能及时的建立起一套响应全球竞争的经营体系,缺乏联合,实力有限,明显无法应付美国跨国集团的强大攻势,节节败退,以至将国内市场的百分之六十拱手相让,自己的观众也越来越向美国制造倾斜。意大利电视的主力一是国家电视台,一是私营的Fininvest下属的几个频道,二者一度将投资集中于有市场保障的成功作者同时也不忘为新人提供更好的创作条件,曾推出不少优秀的作品。但近十几年,Fininvest的唯利是图的操作方式,阻碍了艺术实践和艺术风格的多样性,削弱了影坛的创造力,破坏了原有的平衡,人为地制造了创作的困境。在这样的情况下一些有实力的作者纷纷成立自己的制片公司,但他们的公司规模有限,很可能因为一次投资不利而遭灭顶之灾,处于极不稳定的状态,虽然对意大利电影保持较高的艺术水准和风格的多样性贡献不菲,但作为制片体系的补充,却因为过于分散零碎,根基不稳而不能对加强本国电影在国际竞争中的实力起多大作用。当然意大利也有像Cecchi Gori Luce等具有国际水准的制片公司,但它们并不足以扭转整体上工业进程缓慢、经营疲软的状况。电影业在薄弱的经济基础上步履蹒跚,难以全面发挥自己巨大的潜力。

美国制造的轰炸和意大利国人娱乐轻松倾向的影响下,艺术家的责任感渐渐淡漠,有警世意义的影片也渐渐消失。这一时期的电影基本是以轻松喜剧为主,并涌现出一批庸俗低品位的编导。然而在这些赶时髦,迎合市场需要的平庸之作的掩盖下,意大利的一些电影人依然能够保持较高的责任感,一股反抗平庸仍继承意大利新现实优良传统的电影潮流再次发展起来,并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又一次将意大利电影推向了高峰。因为有责任感的意大利电影人深深懂得:为了美好的未来,意大利电影必须广开思路,决不能忽视作品的质量,同时还要重视电影艺术的价值观念,摆脱说教和广告式的低品位,把镜头对准社会,关注人和人的内心世界,使影片符合民族传统。遵循一贯的成功经验,意大利的电影必须参与到时代的大潮中,电影人要永远注视着最令人激动的时刻。首先是费里尼和安东尼奥尼,这两个在新现实主义时期就响彻影坛的名字,至今仍标志着意大利电影的巅峰,无人企及。随着社会的发展,费里尼后期的创作少了几分明朗多了几分抑郁,作品中充满了沧桑的面孔和疲惫的肉体,营造一种超现实主义的绝望视觉效果,表现人的孤独和生命的被荒废。1983年的《轮船启航》、1985年的《金哲和福来德》、1987年的《采访》光阴在旅途、记忆、喧嚣浮华中消逝,摄影机的运动使人物好象孤立于悬崖峭壁随时都有可能一落千丈而坠入空虚失落的深渊。费里尼和安东尼奥尼他们分别于1992年和1994年获得奥斯卡终身成就奖。此外,1989年托纳多雷的《天堂电影院》获得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这是在大师费里尼的《我的回忆》于1974年获此殊荣之后16年再次获得的[]1992年萨尔瓦托莱斯的《地中海》再获此殊荣,1992年阿梅里奥的《偷孩子的人》在戛纳电影节上获得评委会特别奖等。

二、托纳多雷电影创作对新现实主义电影的继承与超越

导演托纳多雷作为意大利电影界的后起之秀,他的作品不多,到目前为止他共导演了八部电影:《被称为教授的男人》、《天堂电影院》、《天伦之旅》、《幽国车站》、《星探》、《海上钢琴师》、《西西里的美丽传说》等,但几乎每一部都是精心锤炼的作品。他被称为意大利电影界的怪才,他的电影继承了新现实主义电影描写普通人的传统,以平民式的怀旧情怀,将大时代背景下小人物的悲欢离合渲染得如泣如诉,感人至深;继承的新现实主义电影表现真实的传统。这真实并不是柴伐梯尼等人所主张的真实——展示未经修饰的生活现象和自然形态,情节结构和表演技巧被淡视。托纳多雷电影中的真实是一种内心的真实,是现实社会对人内心所产生的影响。这里可以借用吴晓东的一句话:“用存在主义大师加缪的话说就是用逻辑表现荒诞,用真实表现幻想。细部是彻底的现实主义,是极其精细的现实主义,而总体上却显示为荒诞性”[1]。从某种意义上讲,他的电影有现代主义的味道。比如《海上钢琴师》,可以说这世界上存在一九零零的几率是非常渺茫的,而托纳多雷正是通过这样一个近似荒诞的普通人物来表现现代文明中的一些问题。

在继承新写实主义的优良传统的同时,托纳多雷对此也有所创新和超越。

他的作品具有浓厚的艺术性。电影作为艺术,其根本动力还是一个民族文化传统的积蓄所孕育的能量以及由各创作个体的创造力所引爆的激情。在这两个意义上,意大利电影都可以说是一个资源丰富充沛的强者。而在意大利的导演中,最善于将意大利艺术传统和文学抒情性与新技术及他个人的激情有机地融合在一起的导演便非托纳多雷莫属了。他的电影是写意的,他的视觉语言容量丰富,光影之间注满了来自不同艺术门类特别是文学的众多元素。如情感色彩极浓的图象表现的往往是由文学驾驭的主题和由文字传达的感受。此外他在叙事角度和采用叙述故事的方式上也有所创新和超越。这些便是托纳多雷虽是继承新现实主义电影风格却有所创新的方面,且正是由于他的创新才使他的电影能够雅俗共赏,得到社会的普遍承认。使我们在感受美的同时也进行反思,对人性,对现实社会进行反思。

1、在电影主题方面的创新

作为一个热爱美的人,他的作品也在向我们展现美:爱情美,人美,音乐美等等,但在展现美的同时他也让我们看到了这些美的消亡。所以我们从他的作品中大都能感受到悲剧的气氛,他展现给我们的是悲剧美。他的影片通过寓言的形式和唯美的手法塑造了一个又一个平民式的英雄形象,以此作为一面反观二十世纪现代文明的镜子引发现代人的思考。作品中的美是作者的一种美好的理想,理想在现实中的陨落就是悲剧美的具体体现。

爱情作为一个千年不变的话题,几乎所有的作品都对此有或多或少的记述。托纳多雷当然不能例外,虽然他的作品很少以女性为叙述者[2]。《天堂电影院》是他时空三部曲中表现爱情为重心的一部作品。长大后的多多爱上了镇上刚搬来的银行家的女儿伊莲娜,经过多多热烈而辛苦的追求两人终于相爱了。但命运弄人,两个人的出身就决定了他们的命运。正如黑格尔所说:出身地位的依存性成为一种法定的起妨碍作用的枷锁,套在本身自由的心灵以及它的正当的目标上面。这种界限变成不可超越的,凝定为一种不可克服的必然状态,这就形成一种不幸的本身错误的情境[3],根深蒂固的阶级观念仅靠两个年轻脆弱的心灵是无法打破的。更何况他们面临的不仅仅是阶级观念,还有强大的不可阻的战争因素。托纳多雷的电影触及了意大利人都很少谈到的战争,谈到战争对人的影响——战争是理想陨落的一个重要因素。在《天堂电影院》中,因为战争多多不得不去参战,因为参战便失去了寻找伊莲娜的最好时机。与此相似的《西西里的美丽传说》,因为战争所以玛林娜的丈夫才会去前线参战,留下她这么美丽的女子一个人(虽然他父亲仍然在,但却没有和她住在一起)。玛林娜生活在污浊的空气中,但作为美的化身——靓丽的外表、忧郁的眼神、优雅的姿态和独特的气质,她竭力保持她的纯洁,她每天孤高的走在西西里小镇的路上,不去理会男人猥亵垂涎的嘴脸和女人嫉妒仇恨的目光。孤独的时候、思念她丈夫的时候就在房间里放着忧伤的音乐,怀抱着丈夫的照片翩翩起舞,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美丽是孤独的而且是脆弱,在战争中这美的花蕾更是难以开放得长久。玛林娜的丈夫在战场上杳无音讯,爱情是她的精神寄托,失去了这个精神食粮她却同样要面临着物质需求的匮乏,她生活的来源即她做老师的父亲也死在轰炸后的废墟上。为了生活她不得不出卖自己的身体,到此刻流言成为了真实,美丽在刹那消散得让人心痛。在《西西里的美丽传说》里,作为还没有长大的维力图他深爱着玛林娜,他用他自己的方式表达他的真爱,他对一切侮辱玛林娜的人进行报复:和同学打架,往饮料里吐口水,朝女人包中撒尿,还会趴在海边的岩石上给她写不会发出的信——除了你的丈夫我是你唯一的男人。虽然维力图这样努力的去爱护他心目中的女神,但还是孩子的他是无论如何也敌不过女人的流言,男人的垂涎的,更何况他最敌不过的是玛林娜在物质上的匮乏。在那样丑恶的现实中他纯洁且具有单恋性质的爱是微弱的,是一点光也无法发出的。爱情的力量在人的心目中一直都是十分强大的,而我们在托纳多雷的作品中似乎看不到这一点。在《海上钢琴师》里,一九零零爱上了一个女孩,他愿意和她分享他的音乐。于一九零零来说,音乐就是他自己,他和他的音乐是不可分的,他愿意分享他的音乐就说明他爱得很深。但他却始终没能因这个女孩而踏上陆地,爱那个女孩是不错,但却没有那种超越一切的力量。在《天堂电影院》中我们同样可以感受到。多多与伊莲娜两人是那么相爱,但我们也都看到了他们的结局。尤其是当我们听到艾略特的话:爱情像火花很美丽,但她会变成灰烬,直到被风吹散得无影无踪,我们因此明白爱情不是生命中的唯一。在托纳多雷的电影里我们看不到爱情的伟大坚不可摧,在这里爱情是脆弱的,是易消失的。爱情如同烟花一样可以燃烧出美丽的火焰,之后的消散会带给人刻骨铭心的痛,如同一堆灰白的灰烬,最终会消失得无影无踪,而且那种痛也会随时间的流逝而渐渐淡忘,最终给我们留下的便是美好微带枯涩的回忆,值得一生珍藏。

爱情作为一种美在现实中被摧毁,艺术作为一种美也遭受了同样的命运。在他的三部曲中,艺术作为一种美代表着不同的形式。

在《天堂电影院》中,这艺术指的是电影院。二战后的西西里岛,人们生活十分贫困,看电影是人们主要的娱乐方式,电影院一度成了当时生活中的重要部分。正如影片《天堂电影院》所展现的一样。这里有看了十遍还不想走的小伙子,有含泪背诵电影台词的观众,有放弃重病家人的人,有散场了还沉睡在座椅上的老人。托纳多雷出生于1956527号,这正是二战后不久。在这种有些狂热的电影文化氛围中,他对电影有着由衷的迷恋。他清楚地记得四岁时第一次和父亲在小镇电影院看电影的经验:当时我感到极奇怪,我很想弄明白,那块大布上怎么会出现那些活动着的人呢?[4]。沿着强烈的光束,他找到了放映窗口,看到那里有一个圆形的镜头,还隐隐约约看到放映员的脑袋。后来他才知道电影的魔幻魅力来源于这里。缅怀电影历史的怀旧影片《天堂电影院》被称为关于电影的电影[4]。托纳多雷将人们带回电影上映的全盛时期,让人们在温馨的回忆中回顾电影在欧洲由全盛走向衰落的难忘过程。影片中天堂电影院两次被毁,代表了电影发展的兴衰。第一次是在多多的童年,人们疯狂的爱着电影,电影院里有限的空间已经无法满足人们的要求。艾略特为了满足人们的要求将放映镜头对准了电影院外的一面墙。人们欢呼了,艾略特和多多也很开心以至于忽略了胶片。胶片起火了,艾略特在火中失去了双目。第二次是成年的多多回到故乡参加艾略特的葬礼。这时欧洲各地的很多电影院都已经不复存在了,取而代之的是电视网,人们可以在自己家中找到天堂,多多目睹天堂电影院在一声轰鸣中化为乌有。天堂电影院在这里已经成为一个象征,是一个美好理想的象征。它象征着一个时代,象征着灰暗年代的一个美好空间从人们的眼前永远消失了。

在《西西里的美丽传说》里,导演向我们展现的则是美丽的消失。作为西西里小镇上最美的女子玛林娜,她是男人垂涎的焦点,几乎每一个男人都希望得到这个美丽的女子,他们在幻想中欺骗自己猥亵那美丽的女子。同时,她也是女人嫉妒的焦点,这些可悲的女人无法管住自己丈夫的下流,只能把这种怨恨发泄到她们的同类——这个美丽的女子身上。她们不卖给她好的事物,到处散播这个美丽女子的流言,用最恶毒的词语来表达她们的嫉妒、害怕和诅咒。直到有一天玛林娜成了众望所归的妓女——披着一头金发,坐在广场中央,若无其事地面对一群男人向她伸过来的打火机。此时,这个小镇沸腾了,男人和女人都陷入了狂喜之中,男人们狂喜是因为他们终于有机会占有他们梦中的女神了,而女人们狂喜是因为这个曾经高高在上的美丽女子终于堕落在尘埃之中,然而表现在他们脸上的却是道貌岸然的狂怒。但是玛林娜并没有让他们完全得意,她更乐意为驻扎的德军服务,也不甘心被伤害过她的本地男人玩弄,她还在心底保留着她最后的美丽。战争胜利后,人们理所当然地有了痛打德军妓女的机会,疯狂的女人们冲上去揪打她,乱剪她的头发。当她满身是血,衣着凌乱地哭着走向围观的男人们,竟没有一个当初对她巴结谄媚的能扶她一把,镜头就这么随着她摇过来,再绝望地跟着她的背影而去。等到她再次回到小镇时,她已经逝去了她曾经的美丽。她不再穿着时髦的衣服,不再留着长长的头发,取代这一切的是灰色的外套,眼角的皱纹和手中的菜篮。她现在像普通的女子一样生活着,磨去了所有的美丽的棱角。这个世界是由男人和女人组成的,但几千年来的,文字记载的全部人类文明,几乎都是父权制度下的文明。女性基本上都是跟随着男性,男人犯错就如影片中的那样,女人不去寻求根本的原因而乱发泄自己的怨恨,这带来的不仅是对同性的摧残,更是让男性泯灭他们的责任感,最终铸造一部女性的受难史。男人的欲望成了女人的灾难,女人的盲目追随造成了美好的消失。这美好不单是一个美丽容颜的消散,还有女人之间的美好情感的消散。

除了电影院和美之外,托纳多雷还向我们展现了音乐的无穷魅力。《海上钢琴师》的故事是以音乐为背景的,确切的说是以钢琴和爵士乐为背景的通过音乐给我们讲述了一个关于爱的故事。一九零零是一个音乐的天才,他是一个出生在船上,生活于船上,而且死于船上的人,他的一生没有他踏上过陆地。他的音乐不受来自陆地的任何规章制度的限制,他的音乐和他的人一样纯洁随性自然。很多人都希望他能够离开船走向陆地,在陆地上建一个家,在陆地上发表他的音乐,这样在陆地上他“会大红大紫,会发大财,可以住豪宅------”然而一九零零不这样想,他的回答含义深刻:“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你们这些出生在陆地上的人就知道问为什么,虚度了很多光阴。冬天来了你们不能静等着夏天,夏天来了你们又害怕冬天。你们总在追寻一年四季都是夏天的地方。我可不是这样------”。从一九零零身上我们感受到了一种别样的气息,可以说他是一个音乐的精灵,一个没有受到功利社会污染的音乐精灵,所以他的作品清澈动人能够带给人简单的快乐。而他纯洁火热的激情也同样感染了听他音乐的人。片中有一段最精彩的比赛,即他和爵士乐的祖师爷杰利·罗尔·莫顿[]的比赛。比赛进行了三个回合:第一回合是Big Fat HamSilent Night。杰利·罗尔·莫顿演奏的大肥火腿是他本人作曲的一首爵士钢琴独奏。光彩华丽,娴熟流畅。在听众的欢呼声中,他拿起恰好燃烧到琴边的香烟,炫耀地举过头顶——烟灰一点也没有掉下来。他不屑地对一九零零说:该你了,水手!一九零零苦思冥想片刻,随后满脸无奈、表情夸张地弹了一首小儿科”——所有人都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旋律——平安夜。面对暗示,莫顿感到受了讥讽和侮辱,于是第二次来到钢琴前。第二回合的曲目是The Crave——The Crave。莫顿弹的仍然是他自己写的独奏曲渴望,这首乐曲在难度和情感的处理上都明显地高于他的第一首曲目。作为对手的一九零零只是把这首曲目完完整整的模仿里一遍。尽管在技巧上一九零零并不亚于莫顿,但不懂其用意的围观者却认为模仿对手终归是不光彩的行为,因而对他发出嘘声。莫顿感觉到自己占了上风,再一次来到钢琴前。第三回合比赛的曲目是The Finger Breaker(或Finger Buster——无名曲。莫顿弹的这首更炫耀技巧的乐曲扭断手指同样是他自己的作品,标题本身就说明了乐曲的难度。面对这样嚣张的莫顿,他问马克斯要了支香烟,也放在琴上,然后对看来胜券在握的莫顿轻蔑地说:你是自找的,倒霉蛋!随后,人们耳畔响起一支快得让人瞠目结舌的乐曲。这乐曲“应该是莫里康内在俄国作曲家里姆斯基·科萨科夫著名的钢琴小品野蜂飞舞Flight of the Bumble)的基础上改编创作的一阕四手联弹练习曲”[]。莫顿手中的酒杯掉下来了,人们忘记了鼓掌。连最后的噱头一九零零也略胜莫顿一筹:他拿起被人遗忘的那支烟,在无数眼睛的注视下,用琴体内发烫的琴弦点燃。然后他走向呆若木鸡的莫顿,你抽吧,我不会。他轻轻说,然后把烟潇洒地插在了莫顿的嘴唇上。这时大厅里才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和欢呼。到此比赛结束,我们看到的是真正音乐对被功利主义玷污后的音乐的不屑,以及真正音乐的不可战胜的力量和其巨大的魅力。这一段落可以说是全片的一个高潮,由此我们也见识了音乐的美丽。是谁都希望这样的美丽长存,而且不被世俗所污染,可这只是一种幻想而已。这个污浊的世界是不允许有这样美好的东西存在的,弗吉尼亚号船因为在战时为军队服务,早已经破败不堪,所以弗吉尼亚号将要被炸掉。一九零零作为这船的一分子,他是不会离开这船的,他选择了与船同归于尽。马克斯不解,他希望能够说服一九零零和他一起离开,但一九零零没有和他走。他说:当年我跳下甲板不觉得困难。我穿上大衣,很神气,自觉得一表人才,有决心有把握。我停下来,不是因为我所见的,而是因为我所不见的,你明不明白?是因为看不见的东西,连绵不绝的城市,什么都有,除了尽头------太多的选择我无从适从。漫无止尽,无所适从。思前想后,你不怕精神崩溃?这是一九零零的遁世心态,而托纳多雷也正是通过他自己所塑造的、所钟爱的角色之口,表达了他对于作为视觉符号的弗吉尼亚号所代表的一种简朴、淡泊、随性的人生观的肯定,以及对于以陆地为代表的物欲横流的现代社会的批判。在轰的一声中,弗吉尼亚号跟随着炸弹带着一九零零化为乌有,纯洁自然随性的音乐也随之消失。然而不论是电影院、美的事物还是音乐美他们都代表着一种理想,美好的永存人心灵深处的理想,不管它是曾经发生的还是幻想中的。这理想都是在现实社会,这个现代文明中消失。现代社会的物欲横流吞噬了许多美好的理想,从作品中我们可以看到作者的批判,但同时我们也能感觉到作者对美好理想的留念与惋惜。

2、电影叙事方面

以上是从作品的内容来看的,内容上我们可以清楚的看到作者的心灵。此外,我们还可以从叙事学的角度来感受作者的内心情感。电影相对于戏剧、小说和文学史诗来讲是一种更复杂的媒介,它将戏剧、小说和文学史诗的不同的讲故事的形式结合起来,因此它掌握着更多的叙述技巧。不同的技巧为不同的情景使用,所以从技巧的使用上我们也同样可以感受作者的情感。就托纳多雷的时空三部曲来说,他采用的是纯洁唯美的叙事角度。《西西里的美丽传说》和《天堂电影院》是以孩子的视觉来展开的,在现代文明中最纯洁的人莫过于孩子,透过孩子的眼睛我们寻找到的美才是真正的美。然而《天堂电影院》又和《海上钢琴师》一样,是采用回忆的角度来拍摄的。这两部片子所表现的时代大都在二十世纪四五十年代,那是个贫穷落后混乱的时代,而作者展现给我们的不是这样的,甚至是与这相反。如在《天堂电影院》中,生活的艰辛痛苦,在小主人公聪慧天真的目光下得到了净化。影片的焦点在影院生活上,影院之外的日常生活显得有些微不足道。也许这就是“回忆效应”:在回忆中,苦难被淡化了,成了弥足珍贵的欢乐的布景;现实被虚化了,艺术或近似于艺术生活的感觉凸显在蓝色记忆的苍穹之上。加强了艺术效果,形成了过去与现在的对比。透过托纳多雷所选用的叙事角度我们就可以体会他对逝去的美好理想的追怀,由此反衬出他对现实的批判。

在叙事手法上,托纳多雷所选用的也都体现了他所要表达这一主题。首先是影片大都用了对比和隐喻的艺术手法。如《海上钢琴师》里,通过船所代表的世界与陆地所代表的世界进行对比,从而表达自己的观点。再如《西西里的美丽传说》,在影片的开头就向我们仔细的展现了一只红蚂蚁的遭遇,红蚂蚁的命运与片中主人公是相互映衬的。烧红蚂蚁这一充满象征隐喻色彩的画面,从视觉上暗示着本片故事的进展和玛林娜不祥的命运。其次是在背景音乐的使用上,托纳多雷作品的成功和其背景音乐的设置有直接的关系。他的配乐人就是意大利影坛奇才杰塞尔乔·莱昂内的长期合作伙伴——配乐大师埃尼奥·莫里康内。自杰塞尔乔·莱昂内1989年谢世后,埃尼奥·莫里康内和托纳多雷这位年轻的导演形成了固定的搭档关系。莫里康内用最朴素、简约的手法为《天堂电影院》写下了与古朴的西西里相得益彰而又沁人心脾的音乐。在《西西里的美丽传说》里,他则根据剧情的需要把音乐分为两个主题:第一主题是滑稽,即用以衬托玛林娜的步姿的音乐;第二主题是“Malena”,这是叫人迷醉依恋的主题乐章。他记述了玛林娜从踩着轻巧曼妙的小镇朴实小调到哀愁的全过程。这背景音乐在托纳多雷的其他电影也都有所体现,这里就不再一一举例了。最后是特写画面选取上,导演善于选取能够突显内容需求的画面。如在《西西里的美丽传说》中女主角出现的画面,通过雾气,我们看到一位白衣天使从远处走来,她姿态婀娜越走越近,直到我们看清她娇美的容颜、诱人的身段、黑亮的秀发,直到她经过那群男孩,他们都张大了眼睛和嘴。就这样,玛林娜每次出场,都以其骄傲自信的美丽征服小镇上所有的人。导演也是不断用类似的镜头来强调这种美所引来的震撼,在视觉是造就了一次次优美的重复。

此外他的电影脱离了新现实主义电影没有结局的形式,并不再是在浩如烟海的意大利人生活中随手拮取的一个小片段,而是一个完整的故事,并且在一开始便告诉人们故事的结局。如在《海上钢琴师》中导演首先就告诉我们主人公一九零零会和轮船一起从这地球上消失,《天堂电影院》中,我们从开始也可以得知小多多在离开家乡后成了著名的导演。就算在开始时没有告诉我们结局,也是会有所暗示的,《西西里的美丽传说》中,导演虽然按部就班地向我们叙述了故事,但在影片的开头的那只红蚂蚁的结局就向我们暗示了主人公玛林娜的结局。

三、结语

继承意大利电影写实传统和意大利民族浪漫风情的托纳多雷,其实更是一位掌握现代电影技术,善于讲述寓言的大师,他的时空三部曲一脉相承。他的电影让我们回到故乡,回忆过去,回想生活中曾经发生的美好的事情。他的影片多有对现代社会的巧妙讽刺和对美的温馨赞叹的风格特点。受到意大利深厚的文化底蕴和电影传统孕育的托纳多雷,他的电影触及人的内心世界,超越了日常生活、陈规和老套。对美好理想逝去的缅怀突破了地域的限制,有了全人类的意义。我们相信,托纳多雷会给我们带来更多值得期待的作品。

  

 

 

 

 



[]此观点取自尹平 陈宜年的作品——《七十年代以后的意大利电影(上)》,《世界电影》,19994

[] 莫顿在爵士乐史上确有其人,人称“爵士博士”。他出生于1885年,大约在1940年去世,是爵士乐史上公认的最早巨人之一。

[]此曲目的题目是取自杨大林:《电影音乐世界的又一巅峰之作---意大利影片<海上钢琴师>音乐浅析》中的观点,《当代电影》20032111页。

 



参考文献:

[1]吴晓东:《从卡夫卡到昆德拉》,三联书店,200510月出版,第20页。

[2]刘汉文:《朱塞佩·托纳多雷电影中的主题》,《北京电影学院报》,20045月,第77-81页。

[3]黑格尔的《美学》,转引自《西方文论选篇》,北京大学出版社,20061月,第510页。

[4]《世界电影鉴赏词典·续篇》福建教育出版社,第721-722页。

[5]杨大林:《电影音乐世界的又一巅峰之作---意大利影片<海上钢琴师>音乐浅析》,《当代电影》20032109-114页。

[6]俞洁:《人生如蚁而美如神:托纳多雷<西西里的美丽传说>文本细读》,《杭州师范学院报(自然科学版)》,200411月第3卷第6期。

[7]尹平 陈宜年:《七十年代以后的意大利电影(上)》,《世界电影》,19994月,第188-203页。

[8]尹平 陈宜年:《七十年代以后的意大利电影(下)》,《世界电影》,19995月,第192-210页。

[9]郦丹:《困境中的生机——最近十几年的意大利电影》,《当代电影》,2006年,第2期,第104-111页。

[10]托纳多雷:《被称为教授的男人》、《天堂电影院》、《天伦之旅》、《幽国车站》、《星探》、《海上钢琴师》、《西西里的美丽传说》。

[11] 路易斯·贾内梯:《认识电影》,中国出版社,20037月出版。

 
中国 江苏 南京晓庄学院文学院
方山校区: 江宁区弘景大道3601号行知组团C楼 邮编: 211171